邵涵本来还残存的一点睡意像被炮仗惊得四散的鸟雀似的一哄而散,捂着脸神情复杂又脸红地看着爻森。只见爻森神色如常,微笑得体,就是眼睛里似乎带着些如愿以偿的狡黠。邵涵可没爻森那个脸那个皮,瞪了爻森一眼算作警告,可爻森权当那是情趣了。邵涵可没爻森那个脸那个皮,瞪了爻森一眼算作警告,可爻森权当那是情趣了。邵涵的眼神有些郁闷和羞恼,好不容易干巴巴地打完这一局仓促下了播,邵涵才微微抿了抿嘴唇,凉凉地抛下一句带着些不自在却又并不生气的话:“……就知道调戏我。”最后,爻森轻轻地转下了门把手。看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十一点,爻森也准备回房睡觉。爻森开门的动作一滞,在心里叹了口气。现在是早上七点半,对于一个正在假期中而且宅在家里的人来说,这个起床时间还有点早。但爻森现在睡得早,而且说实话客房确实没有自己房间睡得舒服,他每天七点多基本就可以醒来了。邵涵:“……怎么了?”

爻森的爸妈按照菜谱投喂爻森,爻森的失眠还真的缓解了不少。不过这么多天他也习惯早睡了,到点就自觉洗漱。可也许是爻森对游戏里人体动作和实际动作的差距估算失误,床上的邵涵动了动,脚尖缩回了被子里。邵涵微微转过身,声音带着几分才从睡梦里苏醒的微凉的倦怠:“……爻森吗?”白悦:你俩关系什么时候好到这种地步了,我都没去他家玩儿过白悦:啊?啥时候的事?Titans微信群里正在聊着,爻森因为成天心思都兜在邵涵身上,基本没在群里说话。这会儿王宇锡正在群里艾特他,问他最近怎么哑巴了。“没事,我来拿个东西。”爻森本来想回头看看,可他又想起现在的自己下巴上都是圣诞老人络腮胡似的泡泡,形象不是很好,便头也不回地答道,“还早,你继续睡。”

爻森站在自己房间门口,犹豫着要不要开门进去。“调戏男朋友怎么能叫调戏,”爻森一点不反省反而得寸进尺,“这叫调情。”不过今天,爻森又回头看了看邵涵,突然凑了上来,问:“邵涵,今天我在这里睡好不好?”“调戏男朋友怎么能叫调戏,”爻森一点不反省反而得寸进尺,“这叫调情。”不过今天,爻森又回头看了看邵涵,突然凑了上来,问:“邵涵,今天我在这里睡好不好?”

上一篇:祸建任免陈起东王峥林本正王明浑等职务

下一篇:媒体:“单11”堪比奥数比赛 借能让人狂悲多暂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